用户名 密码
今天是:星期三, 2018年1月17日
 
关于学会 >> 学会简介 >> 学会章程 >> 组织机构 >> 历史回顾 学会活动 >> 会议通知 >> 会议新闻 行业信息 >> 公告中心 >> 行业动态 >> 政策法规 纺织科技 >> 产品技术 >> 设备仪器 >> 工艺流程 科技人才 >> 培训教育 >> 人才交流 >> 专家风采 科学普及会员服务 >> 服务指南 >> 入会申请 >> 为您服务 战略规划 >> 行业准入 >> 发展规划
 您现在的位置:广东省纺织工程学会 >> 正文

科技,中国服装产业的新引擎

时间:2016/10/30  来源:纺织服装周刊  阅读:231次

   在一个堪称梦幻的时代,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吸收了所有的养分,也呈现了自身的博大。在上世纪80年代的播种耕耘沉淀后,上世纪90年代即成就了国内消费市场居首、就业贡献最大、世界出口第一的产业盛世。

  增长,几乎成了中国产业与企业家们的习惯,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然而最近几年来的增长,却伴随着几丝苦涩的情绪。当互联网的冲击已不足以诠释当今困境,当我们引以为傲的各种营销变革、设计创新、资本运营,乃至我们过去、现在的手段都似乎不再起作用,当我们无法再用往年的阶段性调整、经济周期来宽慰心境,我们开始真实地领略考验。

  于高峰滑落,行深刻自省。中国纺织服装业的新高峰,从何走起?

  是科技!

  我们正处在一个深刻变革的时代。

  世界扁平化后,设计美学、营销模式、资本手段已不再有点石成金的魔力。事实上,产业人已在数十年的锤炼中学会了这些“术”法。而科技,依然是第一生产力。如果说制造、设计、营销、资本的力量在与竞争对手的市场角逐中呈现的不过是“存量”上的蛋糕重新划分,那么,科技有足够的新生源泉产生“增量”。

  科技不但搅动着产业与市场,还带来了人文的巨大冲击。人类社会变革因科技的进步而产生,人与人、人与社会、现实与虚拟、人类与星球之间的关系和伦理正在重组。比如,VR/AR技术将全面提升人类的感官认知,模糊现实与虚拟的边界,人工智能将大大延伸和超越人类的神经认知,新人类的时代或者说人类与新人类并存的时代很快到来。

  这是一场因科技进步带来的人类的新认知革命,甚至有专家断言这场变革堪比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或者14世纪到16世纪的文艺复兴时代。

 

  科技化的路线图

  工业革命以来,科技就改写着人类生存的物质条件,重塑着文化、社会乃至人类存在哲学。纺织工业幸运地成为最早受益于这股力量的产业。从19世纪晚期,缝纫机和人造染料的发明催生现代时装业兴起,时尚与科技就开始齐头并进、结伴而行。到21世纪,科技带入服装时尚的声势愈发强大,世界各国已发动政策、学术、产业等各个层面的协同资源,试图在纤维材料、制造工艺、服装展示、服装营销等各个方面,大量应用新科技,去开发世界时尚新天地。

  显然,如是战略抉择无疑是在踏出过去的红海,冲击蓝海无人区,试图独占鳌头。反观中国服装业在世界科技的冲击波下,时尚与科技的结合,大多仍只是停留在网络使用、工具软件、电子商务这样的表层应用上,沦为科技的新奴隶。

  纵观世界时尚科技化发展史,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供给侧驱动阶段。潜伏的基本消费需求驱动着科技在工业领域的全部动能,无论从服装面料的制作到服装设计、生产制作、物流、终端销售、流程管理等,从粗放到集约、从地域性生产到全球化供应,科技都在缔造着效率革命。

  第二个阶段是消费驱动阶段。人本主义、趋长假期、生产过剩、体验诉求……致使服装从耐用消费品属性向快速消费品属性嬗变。服装不再只是功能化物产,而有了更多的符号意义和精神价值。人性化、个性化、品牌化的趋势,驱使时尚成为一种新消费主义的代偿物,成为体验快感和众神狂欢的强心剂。

  第三个阶段是智能驱动阶段。伴随着物联网、可穿戴设备等智能化产品的普及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服装不再是冷冰冰的,而是带有温度的人格化产品。人与物的对话,让物成为人的生命与情感的延伸。

  那么,当前的时尚与科技的结合有哪些路径呢?

  功能诉求路线。诚然,历史从未忘却时尚与科技的融合之道。过往经验中,除了新材料的显性革新,以及织造工艺的改进外,物质的“跨界”联姻亦有过不少实验。比如通过后整理程序将某种功能诉求的化学物质附着于面料中,在织物中植入功能性添加剂等等。

  资源节约路线。受制于日趋短缺的石油瓶颈以及植物纤维对种植土地的过度侵占,纤维材料巨头争相研发了纤维素纤维、蛋白质纤维等。

  环境保护路线。衣物回收后再溶解分离出可再生产的物质。许多有环保理念的跨国公司以其科技实力牵了这个头,发展中国家的一些企业也开始跟随这一步伐。

  商务支持路线。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尤其在渠道与终端,资讯、数据等组合与利用导致了业界在时间与空间上的效率化作业,带来了管理方式、营销模式、消费形态的变革。

 

  科技化的新时尚

  新的科技化有些依然沿着过去的路线前进,取得了新的成果,有的则带来了新的革命性发展。

  材料科技再度成了急先锋。

  植入式的功能诉求路线取得了新成果。纺织品经纬交织的结构显然为物质的植入创造了便利条件。将无线电路织入纺织品,制成电子化面料变得可能。消费者能在与面料本身触摸互动中,对手机进行一些简单的功能操作。微软也推出设计师合作款——能给手机充电的裤子。这些可洗的电子面料外观与普通面料无异。

  加拿大康考迪亚大学与科学家们正在研发一种纺织物,将人体的运动转化为电力,并用它来驱动一种新的“电子结构”的微电流。在他们研发的新型织物中,可以独立地通过身体运动储存能量为其充电,实现外观的改变,如改变颜色。英国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发出自适应面料。这种新型面料可控制气流与湿度,令人体在各种温度以及各种环境中可以更舒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正在研发可以重组和自愈、就如皮肤一样的面料。

  各国的技术专家、科学家均已看到纤维面料的特色赋予服装新的可能性,并纷纷施展了各自的野心。

  制作技术是另一个重大的科技应用方向。

  世界纺织服装制作的革新也已如火如荼。比如,我们熟知的3D打印技术,在时尚业中备受关注。英国拉夫堡大学研究员启动了一个新项目,联合全球纺织品和服装制造集团,打造个性化的3D打印机新时尚。这个项目研究能直接使用原料,如聚合物,用3D技术在单一的生产操作中,在24小时内完成服装的打印。这预示着未来,我们将不用到店里试穿。用3D扫描打印技术结合AR/VR技术,我们可以在虚拟空间试衣,订制自己喜欢的材料、颜色,在试到喜欢的衣服、鞋子后,直接在网上购买,并直接从3D打印机上打印。这将彻底改变制衣、购衣的方式。

  这个技术的成熟会对中国纺织服装业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很显然,纺织服装的制作链条将极可能会被改写。批量生产的“古典”服装制作模式,将逐步部分地被本地化制作替代。大型工厂的优势不再,制作服装的设备被简化,消费者根据自己的尺寸,甚至可以自己家中打印服装。这就提出了新的课题:在成本优势不再的今天与未来,中国是否能以另一种方式重塑世界服装制造格局?

  服装展示是另一个容易受到冲击并改变的领域。

  当今经典的发布会模式将面临被电子化模式取代。现在热议的各大奢侈品牌“即秀即买”的模式,让消费者在发布会后可以直接订购。科学家在英国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正在通过三维人体扫描仪和好莱坞风格的动作捕捉设备的组合,打造超现实、完美契合人体的数字娱乐活动。这预示着,将来我们会看到时尚品牌发布会真实呈现在世界观者眼里的可能性。世界各地的观众可以进行一个完整的三维探索,从不同视角欣赏衣服,以及远远超过时装周发布会的数量。

  此外,我们不应忽视未来的一些颠覆性基础技术将会对服装时尚业带来的改变,这些可能还没发生,或者正在发生。

  如,物联网技术的应用,将大大改善服装企业的仓储管理、供应链管理,信息共享。大数据技术的运用,将对消费者的偏好、习惯、色彩等数据实现精准跟踪和捕获。VR技术的应用将为设计师提供虚拟的设计场景,以数字存储的方式生产设计模型和数据。VR技术还将会大大增强服装秀场、试衣环节的体验和沉浸感,增强消费者与服装零售的互动关系。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将大大提升服装时尚产业的智能化水平。工业4.0背景下服装企业的生产工人、时尚编辑将很大部分被智能机器人取代,不同类型的智能化服装和可穿戴设备将不断问世……

  科技正在颠覆服装展示、销售、消费的形态,从而影响着整个服装业的营销、商业模式。

 

  科技化的新能量

  在产业经济困顿之际,焦虑的人们总是渴求一种“深潜力量”的涌动,有一天成澎湃之势,赋予经济新的能量。

  然而,我们不能寄望于外来的神秘力量。而更应该以身作则,奋勇当先,投入创造新技术的浪潮中。

  我们深知时尚于本质上有其周期性,而科技却在不断寻求跨越。过往,我们偏倚于艺术的表现力,而对科技的内生力的重视度显然不足。技术,不仅是我们手臂的延伸,它还可能让我们醍醐灌顶。

  新材料、新工艺、新流程,推动着新的营销模式、新的管理方式。它将能做出我们从未想过能够做出的衣服,更将带给服装业反复复古、渐无生趣的点滴美学虚荣以新的蓬勃生机。

  科技不但催生新的造物,它还屡屡带来生产方式、消费形态的革命。经济组织方式也随之重构。跨领域、跨行业、跨形态的机构组合的产业技术联盟变得常见,公司间、国家间建立起更紧密的合作关系。

  然而,更关键的是:力量掌握在谁手里。

  掌握科研实力的玩家,往往就是新规则的制定者,也是上述的社会组织方式的主导者。全球化时代,跨国公司的权力甚至能超越国家政府,成为社会经济秩序的掌控者。公司谈判桌上的此消彼长正在根本性地改组世界经济权力。

  在世界纤维巨头身上,我们已见识过它们手握的高科技破坏力,屡屡发起一场场服装业的颠覆运动。而每一次对服装产业的科技力量切割,就是对世界纺织服装格局的重组。辛勤的低端制造业者,一直沦为被科技巨头们支配的下游,成为他们既定游戏规则的廉价生产力,为其奴役。

  须重温马克思的名言:哲学家总是在不停地解释世界,而重要的是改造世界。

  我们的纺织服装业者必须立即觉醒,推翻旧势力的陈规,以富有前瞻性的方式去拥抱科技。如是,中国时尚才能真正屹立于世界时尚巅峰。

 

分享到: 0
相关文章
(暂无!)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用户等级︱广告宣传本站声明
Copyright©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纺织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粤ICP备120050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