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今天是:星期二, 2018年1月16日
 
关于学会 >> 学会简介 >> 学会章程 >> 组织机构 >> 历史回顾 学会活动 >> 会议通知 >> 会议新闻 行业信息 >> 公告中心 >> 行业动态 >> 政策法规 纺织科技 >> 产品技术 >> 设备仪器 >> 工艺流程 科技人才 >> 培训教育 >> 人才交流 >> 专家风采 科学普及会员服务 >> 服务指南 >> 入会申请 >> 为您服务 战略规划 >> 行业准入 >> 发展规划
 您现在的位置:广东省纺织工程学会 >> 正文

绍兴市七成印染企业采用“细菌吃污泥”

时间:2013/7/30  来源:天天商报  阅读:1062次

核心提示:印染污泥之所以会被随意偷倒进路边农田,一个说法就是印染污泥的出路问题还没得到有效解决,印染污泥的产生量大大超过了我市对印染污泥的处置能力。那么,若是我们能从源头上减少印染污泥的产生,那印染污泥的后续处置压力也会大大减轻。

  目前,生化方式处理污水被视为减少污泥产生的最有效方式。实例和数据显示,这种方式比物化处理方式带来的污泥量要少得多。环保部门也认为,印染企业纳管标准要达到目前国家规定的新标准200mg/L,必须采用生化技术处理污水。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目前全市仍有三成印染企业未使用生化技术处理污水。这个现实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困惑让这些企业犹豫不决?

  两个减排范例

  “细菌吃污泥”

  污泥产量大幅度下降

  到底何为生化处理?对此,镜湖环保分局副局长杨滢曾对记者作过一个通俗的解释。“所谓生化处理,就是用生物化学的方式进行处理,核心内容就是让细菌‘吃’污泥。”

  记者注意到,从2009年起,绍兴市各地印染企业就曝出不少用生物化学方式处理污水以减少污泥产生的经典范例。

  在多次尝试用其他方式治理污水都不理想的情况下,2008年,嵊州雅戈尔色织科技有限公司从台湾引进了枯草杆菌介入治污环节。其污水的处理流程是:污水全部进入中和池,系统自动按枯草杆菌适宜活动的酸碱度对污水实施中和,之后的氧化池、分解池即为菌类工作环境。在为其提供“吹氧”等配套条件下,枯草杆菌反复分解污水。

  据嵊州雅戈尔色织科技有限公司设备部负责人刘雪峰介绍,公司每天产生的污水约为3500吨,采用枯草杆菌处理污水后,污泥的产量几乎为零,COD指标也降到了250mg/L以下。从成本上来看,最初购置约500公斤枯草杆菌及PU膜(纳豆菌生长用)的20余万元初始成本后,运行一年半,“雅戈尔色织”几乎都没有大的投入。

       在这里,“雅戈尔色织”引入的枯草杆菌由大豆原料发酵而成,可作饲料促进剂、土壤改良剂、生物有机肥等使用,同时因菌体繁殖快、环境适应力强等特点,可应用于污水处理行业。这是一种典型的生物化学处理技术。

  绍兴县的金祥惠纺织印染有限公司采用的技术,跟“雅戈尔色织”采用的技术有异曲同工之处。

  “金祥惠”的方法是在污水池里投放大量的菌类,细菌在氧气的作用下快速地吃掉污水中的化学物质,原来污水的COD(化学需氧量)浓度大大降低,基本可降到10mg/L。按该公司负责人的说法,企业一天的污水产生量为1万吨,按传统处理方式,他们一天的污泥产生量有五六十吨,现在只有两三吨,前后相差二十余倍。

  两种方法比较:

  效果好几倍到几十倍不等

  到底,在减少印染污泥产生上,“请菌吃污泥”的生化方式比传统的物化方式(物理化学方式)优越多少?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

  据负责“金祥惠”污水处理的绍兴国富环保科技公司负责人介绍,传统方式处理的污泥产生量是6%,而采用生物技术处理的产生量仅为0.2%,“金祥惠”的实例似乎也与这一数据相印证。

  据袍江一家不愿透露名字的印染企业负责人介绍,即便是同样的生物化学处理方法,不同的印染废水产生的印染污泥量也大不相同。

  这位负责人说,根据他掌握的数据,印染污水仅物化处理其污泥量就可高达3%以上,以生化加物化处理工艺产生大约1%的污泥,如果两种方式结合,每处理1000吨染整废水将产生10吨湿污泥,脱水后为1.5立方米干污泥。以一个日处理1万吨染整废水厂为例,每天约有15立方米干污泥产生。

  用生物化学技术处理污泥,效率到底有多高?袍江环保分局局长赵四海给记者进行了对比。

  “一般来说,用物化方式处理污水后产生的污泥量大约为3%到7%,如果用生化方式处理污水,产生的污泥量大约在3%以下。”赵四海说,不管用怎么说,用生化方式处理污水产生的污泥量,肯定大大少于单纯用物化方式处理污水产生的污泥量。

        两种成本烦恼

  动辄上千万的费用

  企业说压力很大

  既然有如此好的效果,为什么还有30%的印染企业未使用生物化学的方式处理污泥?这背后是什么让这些企业不愿使用?

  记者在多方采访中了解到的情况是,制约更多企业广泛使用生化方式处理污水的首要因素就是成本问题。这一成本,不但是资金上的成本,更是时间上的成本。

  在资金的成本上,动辄上千万元的设备及菌种购置等费用,常常让企业不堪重负。以“金祥惠”和“雅戈尔色织”为例,“金祥惠”购买这套处理设备花了2000多万元,而“雅戈尔色织”从台湾引进的菌种,目前每吨也要30万元左右,而且菌种也有用完的时候,用完之后菌种就需要再买,处理成本其实也不低。

  袍江环保分局局长赵四海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企业用生物化学方式处置污水的设备投入,可以以日处理污水每吨1000元来计算。建立在这个数据基础上,如果一家印染企业污水日产污水上万吨,那么光这套生化技术设备的成本就要上千万元。显然,现实中很多印染企业,都达到了这个污水排放量。

  厦门大学环境学博士后、绍兴文理学院生科院老师陈国和告诉记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些产生污泥不多的小企业,迟迟不愿意使用生物化学方式处理污水,导致我市在印染污泥总量上不能有效降低。

  细菌吃污泥需要时间

  企业等不起?

  另一个成本就是时间成本。

        一直对印染污泥进行研究的陈国和说,一般印染企业的都有自己的污水处理池,这个处理池一般刚好储存每天排放的污水,但生物化学技术处理污水,细菌的作用往往需要至少48小时甚至72小时。“也就是说,细菌吃污泥往往两三天才能出效果,而印染企业污水每天都在排放,对一般企业而言,污水池也不可能大规模扩容。”

  “最重要的是,生化技术中不少引进的菌种,还要做适应性实验,也就是说,环境适不适合用这种细菌,要实验后才知道。”陈国和说,企业是讲究效率的,等不起这个时间。“企业一般只采用成熟的技术,对不成熟的东西进行实验,他们认为这是实验室的事情。”

  事实上,生化技术的效果,也并非十全十美。

  陈国和告诉记者,细菌和微生物都有自己的寿命,一般是三天左右,这些细菌和微生物死亡之后,也会产生有机污泥。“也就是说,生化方式只能减少而不能完全避免污泥的产生。”另外,细菌和微生物只能吃掉有机污泥,而不能吃掉污泥中的重金属。而据市环保局固废管理中心主任戚杨健介绍,生化方式处理过程中,也有废气产生,影响处理效果。

  正是因为这些因素。不少企业采用的仍是物化和生化相结合的方式处理印染污水。

  两个治污建议

  技术革新

  与适当补贴

  是否可行?

  如何让印染污泥从根源上减少?陈国和认为,除了在印染企业中全面推广印染污水的生化处理方式以外,最要紧的是,提高生化方式减少污泥的能力,降低生化方式处理污水的成本,而这是需要技术革新的。“作为一个企业,它的最大目标是要实现利润最大化,企业不到万不得已对技术革新没有兴趣,陈国和认为,政府部门除了通过各方面鼓励企业技术革新之外,还应当对积极处理污水、减少污泥产生的企业进行适当补贴。

  记者从环保部门了解到,对于印染污水处理方面,我市尚没有出台相应政策对企业进行补贴。而与我们邻近的杭州市萧山区,似乎已有这方面的政策。

  有市民认为,萧山区印染企业也很多,但是却并没有大规模的印染污泥偷倒现象,原因就在于当地政府对印染污泥处置有“以奖代补”环保补助专项资金,各种类型的污水处理公司数量也较多。

  不过,环保人士认为,有没有补贴并不能成为企业偷排印染污泥的理由。“企业要赚钱,同样也应当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主动减少污染物的产生。”

分享到: 0
相关文章
(暂无!)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用户等级︱广告宣传本站声明
Copyright©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纺织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粤ICP备12005053号-2